当单身汉伊恩成为英国第一个借助代孕成为三胞胎父亲的人时,许多人给他贴上了自私和欺骗的标签。15年过去了,他们一家人过得怎么样了?

当伊恩成为英国第一个没有妻子帮助的代孕父亲时,许多人给他贴上了自私和欺骗的标签。15年过去了,他是一个多么好的父亲?

2001年,约翰成为英国第一个代孕父亲。为代孕母亲和卵子捐献者支付了5万英镑,并生了三个儿子。15年后的今天,这个家庭讲述了没有母亲的生活是怎样的。

单身汉伊恩·马克尔约翰通过代孕获得三胞胎儿子的经历

2001年,54岁的商人兼异性恋单身汉伊恩·马克尔约翰创造了历史,他成为英国第一个使用代孕母亲生孩子的单身男子。
他的三个儿子拉尔斯、皮尔斯和伊恩都是在父亲试探性的在互联网搜索引擎上输入”代孕”之后,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和代孕怀上的。经历了两年之后,这一举动最终使得他成为三个孩子的父亲,花费了5万英镑。
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有些人对”代孕婴儿”的概念表示担忧,其他人则认为伊恩·马克尔约翰在明知没有母亲的情况下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是自私的。

当时54岁的单身父亲伊恩·马克尔约翰和三胞胎儿子

转眼15年过去了,这些小婴儿现在正处于成年的边缘。他们的父亲从未结婚,除了女性朋友,其中包括拉尔斯的教母埃丝特·兰岑,在他们的生活中从来没有出现一个重要的女性形象。
不寻常?可是伊恩·马克尔约翰不这么认为,他坚持说:我们是一个完全正常的单亲家庭,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

当时54岁的伊恩·马克尔约翰和他的儿子们在一起,他们是在伊恩找到代孕母亲和卵子捐献者后受孕的。

我们都想生活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但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所有人在某种程度上都不是完美的人,但我们大多数人都在努力做到最好。
“母亲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但我认为爱是组建一个家庭所需要的一切:无论它来自一个家庭还是两个家庭都无关紧要。我觉得我有足够的爱。”

这三胞胎是在伊恩·马克尔约翰选择当时27岁的工程系学生梅丽莎·瓦尔多维娜作为卵子捐献者后出生的。

孩子们的父亲说,他们现在喜欢做自己的事情,但我坚持我们无论如何要一起吃晚饭。

伊恩·马克尔约翰和他的三个孩子来到伯克郡纽伯里的圣尼古拉斯教堂参加三胞胎的洗礼。

伊恩·马克尔约翰小时候作为一个备受宠爱的独生子,他的生活在8岁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时他当公务员的父亲约翰在一场车祸中受了重伤。伊恩说,他的父亲从一个快乐的人变成了一个”爱发牢骚、鲁莽”的人。
“警察的敲门声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知道我必须依靠自己,那天我突然长大了。从那以后发生的一切都源于此。”
他野心勃勃,意志坚定,到28岁时,他已经创办了自己的企业,语言培训学校,多年辛苦的奋斗,攒够了钱可以盖自己的房子——直到今天他还住在这所房子里。

2001年,这位商人花了5万英镑做了三个孩子的父亲,成为英国第一个使用代孕母亲生孩子的单身男子,创造了历史。

他让父母也搬进来一起住,这样当父亲出现状况时,他就可以成为父亲的照料者。
他说,我不能让父母单独住在原来的家里,我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住。
他把这一点归因于他为什么没有走上更传统的婚姻和家庭之路。他现在说:”尽管这不是我父亲的错,但我对他的行为感到某种程度的羞愧,我不想让其他人跟他打交道,他很难相处。”
然而,1999年他深爱的母亲蕾妮的去世,迫使他对自己的生活进行了漫长而艰难的审视。
他说,我在一瞬间看到了未来,我父亲的身体相对健康,但我想,到最后他走了,我就会完全一个人了。我意识到我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加入了一个婚恋交友网站,但很快就放弃了。”我觉得这是欺诈和不公平的。人需要时间发展感情,52岁的我觉得我没有时间了。但如果只是为了想要孩子而结婚,这是不诚实的欺诈行为;对于女方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于是伊恩·马克尔约翰的思想发生相当大的飞跃,开始寻求代孕。”这似乎完全符合逻辑。”

在互联网上做了一些调查后,2000年初,他去了比佛利山庄的一家诊所,但发现这家机构只为同性恋LGBTQ人士提供服务。
“我记得当时我问他们,这是否重要?因为我认为他们是在创造家庭。虽然遇到挫折,但我行动了,他们至少给我指明了另一个方向。”
这次会面促成了一位前代孕妈妈的出现,她现在担任代孕经纪人,并将伊恩·马克尔约翰介绍给了27岁的蒂娜·普莱斯,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并同意为他代孕。
伊恩回忆道:”她写了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她做代孕妈妈的理由很可爱。”
“她说,她一生中做过的任何事情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这是她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的机会。当我们相遇时,我可以看出她是一位可爱的女士,她做这些事情都是出于各种正确的原因。”

卵子捐献者的选择也同样简单:伊恩选择了27岁的土木工程专业学生梅丽莎·瓦尔多维娜。
他说:”我拿到的是一组精选的照片,我第一眼就看中她了。梅利莎不仅漂亮,而且她的个人资料显示她机智、善良、聪明——所有这些都是你希望孩子们具备的品质。”

于是,在2000年7月,梅丽萨的四个卵子与伊恩的精子受精,并被放入蒂娜·普莱斯的子宫。
这一过程总共花费了5万英镑,第一次就成功了——用伊恩的话说是”初学者的幸运”——有三个胚胎成功了,这是伊恩在蒂娜打电话告诉他时才知道的。
“当然,我本来只打算要一个孩子,但生三个孩子的可能性很大。同时,我知道这很冒险,所以我不想抱太大希望。”
他和蒂娜一直保持着联系,直到2001年2月,电话接通了,告诉他自己是三个儿子的父亲了。他说,我非常震惊,虽然很激动,但也很震惊!
然而,要见到孩子们还得等上五个星期:伊恩还没有立即飞到美国。
我当然想去看他们,但我必须面对现实。我父亲那时出现状况,特别困难,很难找到临时护理。
“我知道孩子们一开始会受到特别照顾,所以我会在合适的时候飞过去把他们带回来,这样我就能用最短的时间把事情办好,快速回到我的父亲身边。”
这三个男孩来到英国并非没有法律问题。严格来说,由于他们的生母是美国公民,他们获得了临时签证,两年后才拿到完整的英国护照。
即使在今天,伊恩作为他们父母的法律地位仍然不稳定。他说,从现有的法律,技术上讲,我没有权利,我只是监护他们。但伊恩坚持认为和孩子的关系从来都不是问题。他说:”父子关系这是立即的、自动的。”
“我一直无条件地爱他们。老实说,我和保姆的关系更难维系。”

保姆是在他的律师的命令下才聘请的,律师警告他说:当局将期待有一名女性出现在家中。
他说,事实上当局对我的家庭情况并不了解,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去真正了解。
不管怎样,孩子满两岁时,伊恩就不再需要保姆了。他成了一名全职奶爸,每天换尿布、逛公园,同时忙着打理生意。
他说,能在家工作对我很有帮助,否则我就不会决定做代孕爸爸。
显然,这三个男孩早年的喧闹似乎并没有多少戏剧性的情节。

他说,我去过无数的游乐场,去过无数的动物园,所有这些都是正常家庭生活中的一部分。
“当然,你也会有生气或沮丧的时候,但这就是为人父母。养育孩子的奇妙之处在于,事情总是在不断变化。”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主要的恼怒似乎是来自外在的因素。我把他们送进了州立小学,但那里的校规规定:”他们不被允许踢足球,因为有人可能会受伤。他们不允许有身体接触,以防发生意外。我觉得很不自在,所以后来我把他们送到了一所私立学校。”

十年后,其中两个男孩现在就读于阿宾顿高中,学费为每年1.8万英镑;而另一个男孩(伊恩不愿透露具体是哪一所)则就读于当地的综合高中,因为他的学业稍逊。当然,他们已经逐渐形成了各自独特的个性。
他们的父亲说:”伊恩非常有触觉,是个户外活动最快乐的动物爱好者,他可能是最体贴的。”
“拉尔斯是是唯一一个对服装、音乐和发型这类东西感兴趣的人。皮尔斯机智、敏锐,非常迷人。他们从小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的处世之道。”

“没有隆重的揭幕仪式,我一直在谈论他们的生母以及他们是怎么来的,所以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戏剧性的事情。”他们也见过他们的’母亲’——第一次是在2006年,伊恩带着孩子们去了美国,梅丽莎在2011年回访了他们。
这两次都很容易,虽然第一次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们只有五岁。
“梅丽莎来的时候,孩子们都知道她是谁,他们一起玩游戏,度过了一个快乐的下午。”伊恩说。

梅丽莎·瓦尔多维娜——三个男孩的生理学妈妈——他们通过玩游戏建立了联系

不幸的是,2017年初的时候,45岁的代孕母亲蒂娜因中风去世。
“这很让人难过,虽然孩子们和她没有遗传生理上的联系。他们问我他们应该怎么想,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说:”他们在朋友的家里看到过很多漂亮的妈妈,但他们似乎并不觉得我们这里缺少一个妈妈。”
这一观点得到了皮尔斯和拉尔斯的赞同, 拉尔斯坚持说,家庭的工作方式与其他家庭相似,如果有新妈妈,意味着更多的养育子女方式,但不会比这多多少。

“我们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方式,”皮尔斯补充道,”所以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现在来到这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两人都从未对自己的特殊境遇有过任何负面反馈。皮尔斯说:”学校里的一些人并不真正理解这一点,但他们对此并没有什么问题。”
实际上,我觉得我父亲做他所做的事情是相当勇敢的,因为这显然是相当复杂的。
在书房里,伊恩和他的兄弟们有着同样的感受:我们的处境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有个妈妈是什么感觉。

我们的生活本来就是这样!